点击最多

 

猜你喜欢

9点至晚6点或12点至晚9点

2020-08-17 16:59

杨苏明同样不愿详述辞掉售货员工作的原因,他只说他要回校好好学习。但据季明朝说,其实即将开始的大四下学期已经没课了,他们仍需共同面对的只有论文。王源其实从回校那天起也已辞掉了工作,他早曾有换工作的念头,一方面摄像、后期和编导等什么工作都要实习生干,另一方面他也想再复习考研。

但往届师兄师姐中鲜少听闻的创业、出国先例和所在文学院的专业属性,让杨苏明他们自然首选了就业之外的考研一途,但他的考研也失败了。“先干着吧,等毕业了再说。”此前接受采访时,杨苏明就正从事的售货员工作如此打算。

考研失败后,这注定是杨苏明在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了,他所在的2013级文学院的大部分同学也都是一样。杨苏明甚至感觉脑门上好似刻上了“工作”二字,他不得不皱起眉头以承受住这份重压。

来自临沂的他有着与大部分同学一样的愿景——毕业后首选留在济南。2月26日,季明朝、李明涛甚至王源他们都开始着手准备论文、为抓紧找工作争取时间了,杨苏明反而慢了下来,他说不着急再找工作,他要一头扎进图书馆和自习室。

“不考研不考公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干啥。”王源表达着绝大多数同学的迷茫和彷徨,放假前已有同学选择窝在宿舍打游戏度日,仿佛能借此逃避毕业的关口。

几天前刚公布的2016年山东省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证实着王源的感受——山东省2016届普通高校毕业生54.88万人,截至2016年12月底,共有51.46万人落实了就业单位,总体就业率为93.77%,比上年提高1.76个百分点——在年年如是的“史上最难就业季”之后,总体就业率也在呈现稳步提升。往年生冷的数据从未像今日一般显得贴近又具体,仿佛穿过它们即是杨苏明看得见的未来。

26日11点,在陡然缺少了杨苏明的k155路站台上,出和入的人流看似形成了另一种分野——来去之间,明确分为校园内和校园外的人群聚散于此,而很大一部分校园外的人流是来自济南大学对面的后龙窝庄,那里是济南规模最大的“蚁穴”,诸多济南大学的往届毕业生于此暂存和中转他们的理想——在他们共同的站台上,“找工作、租房子”的大幅广告已布设多时。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人物为化名)

出和入的人流渐趋均衡,校门外的站台已没了往日的突兀之感。学生群的“分流”转到了图书馆和自习室,图书馆8楼开门了,梅花馆的自习室也一样,大部分继续考研、考公和考教师资格证的大四学生涌入其中占位,学习的状态正在恢复。当然,寒假前也曾爆满的校园内私人开设的收费自习室还大都未开门,尤其考研之前,在那里面被隔成格子间的一张张课桌面前,也曾有过杨苏明和王源他们的身影,那里每月收取200块钱的费用。

“找工作不难,找一份自己喜欢的真难。”已有过工作经验的王源感慨,他之所以又要打算考研,是因为他感觉只有高学历才有资格去选择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。

其实,杨苏明和王源是截至目前其所在院系少有的已投入工作的学生。据季明朝说,除他俩之外,大部分同学都在“享受”这最后的一个大学假期。春节之前,他们半数以上都在准备考研或者考公务员,正月初七之后也有少数人返校,他们要么是考研笔试已过,提前回校准备面试,要么是在准备公务员省考。

在站台上杨苏明有时也会偶遇同学,比如在中海国际一家传媒公司实习的同系同学王源。杨苏明是2013级文学院下设的广告学专业,王源则是广播电视新闻学,细分专业之前他们都是在一起“上大课”。几次偶遇都是王源抽空回校拿点什么东西或者办点什么事,正月初七回来实习以后他一直住在公司的宿舍里。寒假封校,宿舍被断水断电断暖上锁,杨苏明没有王源一样的免费去处,只好从宿舍的窗户钻进钻出。

从南辛庄西路的校门前站台共同乘坐k155路,王源4站后就下车而去,杨苏明不说什么但总有分道扬镳之感。“分流”,他脑子里蹦出这么一个词,“毕业不就是 分流 吗?各自流向各自的未来。”

去年10月,一份关于1995后就业观的数据调查报告显示,只有52%的95后毕业生还选择找工作,其他高达48%的不就业毕业生中,有近1/4的人选择继续读下去,加入考研大军或者出国留学,另外15%的人选择创业。

k155路会在他发呆大约5分钟之后进站,杨苏明上车就往最后排走。9点至晚6点或12点至晚9点,每天连续9个小时的工作已让他初尝了疲惫的滋味,他想尽可能地不让座,能一路坐到目的地去。

2月26日,济南大学新学期开学的最后一天,校门外的站台热闹达到了鼎盛,已回到宿舍4天的王源睡到了自然醒,他打算也带女朋友出去转转,毕竟如此春暖花开的晴日和最后的大学时光同样珍贵。杨苏明也没再去上班,他售货员的工作已经辞掉了。

连续两个多月,每天8点或11点,杨苏明总会站到与校门相对的南辛庄西路公交站台里,他总是戴着一副耳机,孑然而立,此前10分钟他曾走出的对面校园里空寂幽深,少有人走动,正值寒假时间。

数据显示,今年高校毕业生将达795万人,再创历史新高。嗯,又一个“史上最难就业季”已然来袭。

同学的站台偶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热烈,他们大都简短地说几句话就各自等车,话题极少涉及正在从事的工作。尤其是杨苏明,广告学专业的他正在领秀城贵和里“干销售”,跟专业不太搭界,不知道从何说起。正在实习“剪片子”(影视后期剪辑)的王源倒是专业对口,但是一句“剪吐了”之后,他再也无话。

2月22日,是济南大学新学期宿舍开门的第一天,校门前南辛庄西路的公交站台终于热闹起来,但杨苏明却依然感觉孤单。在密集返校的人流里,他是逆流而出的一个,他要乘坐k155路公交赶往领秀城贵和去上班,之前的两个多月来他一直如此,甚至春节也不例外。

早在今年1月,人社部召开2016年四季度新闻发布会时称,数据显示,2017年高校毕业生将达795万人,再创历史新高。此前的2016年该数据为756万,2015年为750万,再往前的2014年和2013年则分别为727万和699万。在媒体报道的层面,近5年的毕业季年年被称为“史上最难就业季”,今年则又达到一个新的高点。